瑰丽加冕 – 感受后冠的魔力

撰文:Hannah Betts; 摄影:Daniel Herendi

由拿破仑时期到好莱坞的黄金时代,后冠也是荣耀与瑰丽的象征,是尊贵无比的珠宝。现在,时尚及社会评论员Hannah Betts获得难能可贵的机会,率先试戴格拉夫的璀璨后冠。

由拿破仑时期到好莱坞的黄金时代,后冠也是荣耀与瑰丽的象征,是尊贵无比的珠宝。现在,时尚及社会评论员Hannah Betts获得难能可贵的机会,率先试戴格拉夫的璀璨后冠。首次戴上后冠的美妙感觉,令人意想不到。

我热爱珠宝和宝石,曾经佩戴冠冕出席威尼斯影展和伦敦的盛会,也戴过瑰丽无比的格拉夫钻石发饰,见证耀眼夺目的光芒,但佩戴以顶级美钻和巧妙结构交织而成的格拉夫后冠,却让我梦想成真,难掩兴奋之情。光芒慑人的后冠令人又爱又恨,因为它既代表梦寐以求的完美一刻,却又无可替代。佩戴后冠是能改写一生的奇妙体验,没有任何客观标准可言。

格拉夫伦敦新邦德街珠宝店经理Martin Leggatt认为,后冠有一种童话般的魅力,令人为之倾心。“这是一种升华的仪式,美妙绝伦,令人赞叹,亦是终极的点缀。每位女性都渴望拥有戒指、耳环和项链等珠宝,而后冠则是令一切变得完美的珍宝,让女士化身公主或女王。”

我早前有幸率先欣赏格拉夫的全新后冠,镶嵌336颗黄钻和白钻的璀璨设计刚刚完成最后的打磨工序,光是拿着它已令我心跳加快。极致精巧迷人的后冠离开格拉夫后,将会谱写另一段非凡传奇。佩戴后冠是一种独一无二的体验,让人感觉马上高人一等。在发上闪闪生光的美钻,也为五官增添华光,使肤色更透白亮丽,动人双眸马上变得加倍迷人,颧骨也更饱满粉嫰,而嘴角当然会挂上按捺不住的微笑。

“后冠深受全球女士喜爱,不论那一个世代的女士也会为之倾倒。”

后冠的历史悠久,可追溯到古希腊时期,当时的男女喜爱佩戴花环状的头饰,罗马人也爱模仿这种打扮。后来,这种潮流渐渐退却,直到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的新古典主义时期,拿破仑让皇后佩戴后冠和穿着高腰裙装,以提升皇族的形象。于是英国和俄罗斯等国家也争相仿效,使后冠成为代表高贵王族的象征,以及令人惊艳的珠宝。

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便拥有不下十个后冠,当中数个更是传奇之作,包括钞票上女王肖像所佩戴的“大英帝国和爱尔兰女孩”后冠、德里杜巴后冠,以及脱俗典雅的亚历山德拉王后俄式后冠。尽管瑞典王室有平民王室之称,也有几个精致的后冠,而许多英国古老家族也拥有世代相传的后冠,让女儿在大婚之日佩戴。不过,有一位优雅的夫人曾告诉我︰“没有人想佩戴19世纪前制作的后冠,太重了!”

到了19至20世纪,美国的名媛以行动证明并非只有贵族才能佩戴后冠。阿斯特(Astor)家族、范德比尔特(Vanderbilt)家族和芭芭拉.赫顿(Barbara Hutton)均订造后冠,一众影视红星也纷纷响应潮流,例如艾娃.加德纳(Ava Gardner)、伊丽莎白.泰勒(Elizabeth Taylor),以及在电影中经常佩戴后冠的奥黛丽.赫本(Audrey Hepburn)。

专为特别场合而设的后冠别有一番魅力。时至今天,女王和平民也会佩戴宝石冠冕出席隆重的场合、官方活动、王室宴会或舞会,而在红地毯上,也能看到宝石发饰的身影。

Martin Leggatt表示世界各地的客人也对后冠爱不释手。“后冠深受全球女士喜爱,不论那一个世代的女士也会为之倾倒,从新娘到贵族,也会以后冠为造型锦上添花。”在日本,与格拉夫相熟的几位准新娘,更佩戴举世闻名、镶嵌312颗美钻的“Royal Bride”后冠出嫁。

格拉夫设计的隽永后冠超越时间与风格的制约,成为世代珍藏的家传之宝。若我有幸拥有一顶后冠,不管在下大雨还是在浴缸嬉水时,我也绝不会脱下。当我再欣赏“我”的后冠一眼时,不禁惊叹现在的我美极了。

 

Journalist Hannah Betts wearing a white dress and a Graff Tiara attended by two small girls

Scan via WeChat App to follow Graff